yui



依舊是文筆不佳的腦洞請小心

雖然標的是相二但是“健太×二宮”是“健太×二宮”是“健太×二宮”哦!慎入!!

拖了一週所以是第七集的進度,希望沒有被第八集推翻XD

在我心目中是以aiba san的形象進行的ooc小心 -/////-

那麼!








stk什麼的哪有這麼可愛


隨著犯人們落網,對我家的惡意騷擾終於告一段落。原來一切的源頭都是倉田家的女性太有魅力了,跟針織帽男根本沒關係嘛,一開始還默默煩惱的我真是虧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還有一個事件。倉田家準媳婦,不,是爸媽認為的準媳婦事件依舊持續著,今天也是被要求跟明日香さん一起回家吃晚餐。健太偷瞟了眼隨意靠在電車門邊的明日香,明日香是個爽朗的好女孩,但他對她真的沒有同事朋友以上的想法,說不定還比較像老鼠看到貓…


“吶”

“嗯?”不會是心中的自言自語被發現了吧?健太反射抖了一下。

“不覺得有什麼…不痛快嗎?”

“不,我覺得已經夠了,跟蹤狂什麼的。”

“我是說,那隻貓。沒有一個犯人承認是自己做的。難道是小貓自己進去信箱的?”

“不…我覺得沒那個可能……”

“所以。”

“你是說有第三個無名氏先生把ガス放進信箱?不可能吧…”應該說是他不想再來一次了。


“ね、キミ!”

這段時間被訓練有素的反射神經讓健太迅速隨著明日香的視線轉頭,只見一個貓著背的嬌小身影有點畏縮的站在電車扶柱後,雖然隔了一段距離但確實是在注視著他們。


這個人好像…

注意到兩人的視線無名氏先生難掩慌張,趁著電車正好靠站便匆匆擠下車,行動派的明日香二話不說追了上去,可惜下班時間電車乘客不在少數,車門就在眼前闔上,只能隔著玻璃和有些無措的無名氏先生遙遙相對,而好不容易跟上的健太這才一邊道歉的擠到明日香附近。

“不會錯的,就是他,針織帽男。”

“耶?!可是他…好像在哪見過…”健太小聲的自問。


“那個,你們認識那位乘客嗎?這是他剛才掉的。”旁邊的大叔遞上淡藍色的塑膠方塊。

“啊,謝謝……”雖然他們好像也不認識。

翻到有些使用痕跡的遊戲機背面,上頭端正的寫著「二宮」的字跡,健太覺得自己似乎快想起什麼了。


---

回家的路上好不容易說服明日香さん隱瞞無名氏先生三號的事,他可不想再讓不明的狀況驚動這段時間不得安寧的家人們。

有些心不在焉的用完晚餐送走明日香,仰躺在床上放空的健太突然想起什麼,從書架頂層翻出中學的畢業紀念冊,隨手拍了下並不存在的灰塵放在盤起的腿上一頁頁翻看。


“果然…”畢業已經幾年了呢?那個人居然完全沒有變,電車上的身影,明日香さん口中的針織帽男,就是他。

記得這種東西都會有聯絡方式的…健太拿起手機。

“您好,我是倉田,是和也君的中學同學。請問和也君在嗎?”


---

二宮和也,中學時的同班同學,印象中跟大家的感情都還不錯但又想不起和誰特別友好,注意到時總是一個人縮在角落將視線丟向遠方。他跟這樣的二宮也僅僅維持著偶爾會說上幾句話的關係,要說有什麼特別的話,是那樣不冷不熱的二宮有天突然推薦自己當飼育委員。那大概是秉持不招惹麻煩的自己罕見的被加上職務的經驗,而就算事後追問了拱他出來的原因也只得到“覺得挺適合的”這樣的答案。


透過二宮家人得知他現在搬離老家一個人住在離自家只隔幾站的公寓,站在寫著“二宮”的門牌前健太還是不覺得這樣的他有什麼跟蹤自己的理由,難道真的只是因為在車站讓他丟臉了?總之見到面就知道了,大概。


“啊,你好我是倉田…”

“……”看到來人二宮第一反應果然還是想關門,似乎是掙扎了一下才帶著為難的表情請健太進門。

坐在單人套房中的矮几前健太正猶豫要怎麼開口,放下水杯後就一直低頭盯著桌上某個點的二宮一副沒打算出門的居家打扮,柔順的黑髮隨著低頭的動作垂在額前,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傷害他人的人。


“對不起,是我做的。”

“耶?什麼?”

二宮用莫名其妙的眼神偷瞄他他才意識到對方說的話代表什麼。

“啊,是說ガス、不,小貓的事嗎?抱歉你繼續。”

“不,是我不好。小貓的事是…嗯,那天也不知怎麼的想起倉田君以前的事,腦子一熱就做了那種事,我有好好反省了,不該用這種方式的,對不起。 ”

原本就駝著背的身影似乎因為愧疚而越縮越小,明明是自己被做了過分的事,此時卻反過來想摸摸他的頭安慰他…

“所以,究竟是為什麼呢?跟著我回家什麼的,果然是因為車站的事嗎?”

“不是的!”急於否認的二宮終於抬頭讓兩人的視線對上。相較平靜坦然注視著對方的健太,二宮有些激動的雙眼水潤。

自從知道無名氏先生三號是二宮後他不自覺的放下戒心,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這個人的話不會傷害自己和家人,於是健太給予對方時間整理,耐心的等待。


“不是的。車站的事也不是倉田君的錯。那天在車站偶然看到你有點慌了手腳才會有那場混亂,被訓斥後匆匆離開也只是怕被發現是認識的人。…真是的明明這麼久沒見了誰會記得。”

“記得哦,二宮君也記得不是嗎?”

“那不一樣。”沒有正面回答健太的問題,二宮緩緩的繼續說。

“大概是覺得錯過了就沒有機會再見,居然還跟著你回家,那之後也因為在意而去過幾次。其中一次恰巧在路邊看到小貓。”

“很抱歉做了跟蹤狂的行為,嚇到你跟女友很對不起,以後我不會再犯了。”有些事早就該結束了,二宮在心中默默跟自己說。


“我有一個問題。你剛剛也提到中學時的事,為什麼二宮君會覺得我喜歡動物?我們應該沒談過這點才對。”

“偶然…發現的。”

顯然不相信的健太保持沈默。

“…唉。”似乎下定什麼決心的二宮正坐起來,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決定正視面前的人的雙眼。

“對不起成為stk讓你感到不舒服了,接下來要說的話會讓你更感到噁心也說不定。”

“我…喜歡倉田君,從中學開始。所以在人多的車站也能一眼認出,所以知道不張揚的你其實是個誰都很溫柔的人,不管是人或動物。”


“這樣的解釋夠了吧,我不會再出現在你或你的家人的生活中了,您請回吧。當然,如果您想跟警察說我也會好好配合的。”說完二宮站起來準備送客。

微揚的嘴角自嘲而有些決絕,那麼避開的視線是因為害怕被看穿還是怕看到自己不想看的呢?健太想著。


這個人是朋友嗎?他默問自己。好像也只說得上是認識的人,但還是不希望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對於二宮的心思他感到意外,卻也僅是意外,儘管被做了這樣的事他似乎並不討厭二宮,這麼說起來他真的對這個說著喜歡自己的人一點都不瞭解。


接下來該怎麼做?事情已經解決了,不管是不是要跟員警說他相信二宮都會如承諾般就此打住,然後他們會像過去十多年來一樣不相往來。

…但他有種這樣說再見自己會後悔的直覺。


“老實說我不覺得噁心。很抱歉我也無法想像我們有朋友以上的關係。”

二宮瞭然的苦笑了下。

“這個嘛…某方面來說ガス現在會是我們家的一員要感謝你,這樣吧作為stk的補償,ニノ當我的朋友吧!”這藉口他自己都覺得牽強但也只能先這樣了。


健太環顧二宮家“簡潔”的擺設尋找能稱為話題的物品。

“啊,ニノ也喜歡棒球?那這週末我們一起去打球,就這麼說定了哦!週末我來接你!”


“………什麼?”

這是什麼神轉折。回過神來的時候二宮在玄關前縮成一團覺得自己耳朵有些發熱,而健太早已帶著想到的新朋友綽號沾沾自喜的不知道離開多久了。

怎麼辦要去嗎?應該說那個人真的會來嗎?現在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

“nino你當年為什麼會喜歡我啊…果然是因為我太帥了?”

“…是啊我為什麼會喜歡你呢明明是個笨蛋。而且根本是裝成貓的老虎…”躺在戀人大腿上的二宮悄悄紅了耳尖。

而かず因為太像ガス被禁止使用也是後話了。





……………

這篇的目的只是想說:stk就是你吧nino!


评论(3)

热度(25)

  1. Erosukeyui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