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i


(這段本身沒有內容可有可無純粹是前篇衍伸)
(也沒有變得比較開心喔  ←喂)

(不具有設超連結技能需要前篇的話煩請自行移步 orz)







おまけ(?)



“所以你又做那個夢了?”
關於松本連續劇般的夢櫻井雖然不曾細問但多少有聽說過。

“嗯,這次你宣布婚訊了。”還是有些難以啟齒的松本嘴角微抽了一下

“嗯………就像是所謂的平行世界…嗎…”

“果然是這樣嗎?”

“我也不知道”關於無法掌控的另一個自己的故事櫻井也只能苦笑

“不過能確定的是,我們是不一樣的。”

“嗯…”

“就算再怎麼相似,我們都走在不同的路上,而且現在幸福著,這樣就夠了不是嗎。”彷彿緊靠在一起還不夠似的櫻井無意識的用拇指搔著手中松本的手背。






“他們,會幸福吧”

“會幸福喔”

“不管是怎樣的結局、你不相信我跟你嗎?”



互相輝映著的是最強的兩人自信的笑容。









------

關於莫名其妙的這段

一直無法取捨是否要讓翔君出來做這樣的說明,另一方面也不太想用翔君的角度來對這件事做出評論,所以就以這樣的形式附加在後面了。

還是那句,道理我都懂,但請讓我難過一下。
或許還差點時間或其他什麼的才能成長、或許有些言不達意,但這是目前我想說的、能說的所有了。

今天的你,是蝴蝶、還是人呢?  ←故意

P.s 其實有想偷偷帶一點竹馬的設定但還是別來搗亂了。簡單說就是各自紛飛與成雙成對的兩個世界。


時事梗。
說不上he/be但大概不是一個太開心的故事。
依舊是渣文筆腦洞排版無能請見諒

-----







松本潤從夢中醒來時眼角還帶著淚光,一時之間無法區分夢境與現實,像是定格般凍結在醒來時的姿勢怔愣在悵然若失的心情中。

身上被蓋上了薄毯,失去意識前閱讀的書籍和慣用的黑框眼鏡安然擺放在矮几上,旁邊堆放著看起來稍微整理過的不知道什麼的資料。

翻了個身用麻痺的手臂蓋住雙眼,浴間隱約傳來誰在淋浴的水聲,這裡無疑是他的住處。
這表示剛剛的只是夢。

太好了。
他不禁鬆了口氣。





只是做了個夢。
正確說來是他又做那個夢了。





忘了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偶爾會做這樣的夢,
在各方面都趨近於現實的夢。

夢中的世界一樣有他、有櫻井、當然也有包含其他三人所組成的偶像團體,其中每個人的成長背景甚至流逝的時間感都跟現實沒什麼不同,至少幾乎是伴隨那個夢成長的他看到的部分是如此。簡直就像是平行世界,他曾半開玩笑的這麼想過。

而那個世界跟現實還是有差別的,比如他和櫻井。

一樣曾經是無條件尊敬與溺愛的兄弟、是永遠有說不完的話的朋友、也同樣經歷過成長後彼此決定鬆開雙手反而發現自己想要的更多的時期。不同的是他們似乎在某個他所沒有參與到的環節決定走向另一條岔路,發展成了有說不完的過去卻維持著微妙距離的好朋友、好同事。

一路看著的他多少會覺得遺憾,過度的相似會讓他不自覺投入感情,也曾經想過是不是自己潛意識在想像不同的結局,總之是一個好像是自己卻又無法干涉的模糊的、另一個人的人生,他一直無法確定感受到的到底是裡頭人物的想法或是只是自我主觀情感帶入而已。而這次的夢卻讓他確信那份痛楚並不僅僅來自自己。

夢中的他與另外三人坐在休息室中固定的位置卻不像以往閒適的各自發揮,沉默在幾乎靜止的空氣中蔓延,直到被其他事耽擱的櫻井也落座後眾人才默契的將視線交給似乎是主角的他。

"我要結婚了,恭喜我吧。"有些憔悴卻難掩堅定和興奮神情的櫻井這麼說。
接著大約就是眾人理解的微笑、幾句簡單的祝福、間或開些無傷大雅的玩笑。相識多年的夥伴不就是這樣嗎。那個他同樣發自內心這麼做了,而同時存在著的惆悵卻明顯到他也無法忽略。

在那個世界的他也同樣有著穩定交往中或許會步入禮堂的對象,不管年少時有過什麼想法大抵都只是過去了,雖然不知道那個他有沒有後悔過,但終歸是不會也不打算改變什麼,最多只是需要晚點和朋友聚聚而已,而那份悵然若失感卻終究還是揮之不去伴隨他回到現實。





“醒了?”
手臂被輕輕移開,適應光線後映入眼簾的是單手擦著濕髮的櫻井,仰臥沙發上的他正好落在站著的櫻井身影下讓光線顯得不那麼刺眼。

“怎麼了?做惡夢了?”
似乎是發現他的失態櫻井蹲下彎腰拉起了他。

輕輕靠上那人的肩頭環繞上他的腰,深吸口氣蹭了蹭還微濕的髮尾。太好了,只是夢。
明白他暫時不想說的櫻井只是輕撫他的後背。熟悉的氣息、熟悉的溫度、光是這樣就讓人感到安心。他們沒有錯過彼此真是太好了。



“吶翔くん…”

“嗯?”

“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ふふっ、いいよ”

“笑什麼?答應得這麼乾脆不怕我把你賣掉?”稍微拉開距離可惡的發現櫻井帶著笑的眼裡除了認真只有滿溢出來的溫柔。

“耶~那你要好好賣我可是很值錢的!”離開背後的手揉了下睡得鬆軟的頭髮又偷捏下最近還算有肉的臉頰。邊說著這樣的話神情看起來一點都不正經。

“哼!”才不會呢。



“吶”

“嗯”聽起來很認真。

“不要一直揉我的臉”

“不要”

“………”把頭埋回頸間避免騷擾,櫻井的手也只好回到腰背安撫著他。



“吶”

“嗯  我在喔”

“…答應我…如果、如果哪天我選擇放手…或我做了什麼讓你決定離開,請提醒我重新想想…請再給我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好嗎”

“嗯…我知道了”
覺得約定還是應該面對面的櫻井握住松本雙肩稍微退開一些,偏過頭強迫將目光對上低著頭偷瞄他的松本。

“那麼,雖然我不覺得會用到,如果哪天我們決定不在一起,請也請提醒我重新考慮,請給我們彼此再一次選擇的機會。”

“嗯…”



“啾”

“翔くん!!”

“誓言之吻啊,我們剛剛做了很重要的約定嘛”

“我很認真的在說耶!!”

“我也是啊フフッ”

“!!”

“吶 再來一次吧”

“真是……”







吶、雖然不知道前面還有多少個岔路在等著我們,如果可以一起彼此確認做出決定,就絕對不會再放開這雙手了,對吧。

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看山還是山,看水還是水。

給自己的期許(苦笑)

ありがとう一月







ありがとう一月




作為一個稱職的男友,松本潤都已經計劃好了。

先是一起觀賞兩人都很感興趣的後輩演出,結束後順理成章共用有些遲到的晚餐,最後將小酌一杯延續到住處搭配冰箱裡已經準備好的甜點一起迎接屬於34歲櫻井翔的第一刻。


“翔君一直想去的餐廳預約ok!”

“兩個人的行程到明天午後的ZERO會議為止都是空的ok!”

“偷偷練習一陣子的料理嘗過味道了也ok!”雖然調整體態很重要今天就特別放過他吧,反正最近沒有大型演出。

松本想到翔君得知後大眼露出的光芒不自覺露出微笑。


“唔…翔君的話果然還是紅色啊……嗯…還是穿這件好了!”隨著沒有特定對象的發言一件帶點紅色圖樣的大衣被抽出。太過誇張果然還是有點那個,這可是私人行程呢私人行程!


也不是沒想過被認出的可能,反過來說是絕對會被認出的吧,在一個滿是ジャニーズファン的場子,也不如說認出來正好。去看後輩的舞臺合情合理,“私下偶然遇見”的團員一起去吃個飯也理所當然,這樣就算被撞見接下來的行程也不會有過多猜測了。

“嗯嗯嗯!”松本用力點頭贊同自己的考慮周全。






………雖然說是這樣發展了沒錯。


推特上滿滿的目擊情報是怎麼回事啊!甚至有粉絲直接預測兩人會一起過生日了!果然不能太小看那群女人!!


“早知道就不要趁空檔刷推了”松本又羞又窘的縮進身後的熱源。雖然室內暖氣充足就算裸身也無妨,果然還是這個溫度最讓人感到安心。

“嗯?”感覺到腰際的手臂收緊了一些,長長了些的髮絲在頸間撒嬌的蹭著,完全不像又長了一歲的人。

“嗯嗯~沒什麼。…あ、月が綺麗ですね。”年末總是忙於奔波各個收錄現場,短暫的新年假期也似乎一眨眼就過了,回過神來又已經身在忙碌的工作現場,雖然是很感謝,但好像已經很久沒抬頭看看這片天空了…倒是在這夜半時分才意外收穫窗外皎潔的滿月,看來明天也會是好天氣呢。

“うふふ”

“何よ😣”不論何時戀人近在耳邊的聲線總是讓他耳尖發熱。

“ふふ”

櫻井的回答是神秘兮兮將他轉過身,兩人面對面的將距離化為零,輕輕的在耳邊留下了一句。“わたしも愛してるよ。”

然後,任何言語都是多餘的了。






隔天被好奇心殺死的松本忍著快要自燃的害羞詢問櫻井昨晚是怎麼回事,結果只得到對方小氣的、語帶保留的吐出自家成員前陣子出演的戲劇名稱。他當然不可能直接去問二宮,要知道這團體裡論敏銳沒人能比得過這兩個大腦派的人。


“哼 你不說難道我不會自己查嗎!”手機小能手松本潤如是想。

只見到網頁關鍵字一路從坊っちゃん、愛してる、到千元鈔票上的那位,在意識到自己無意間說了什麼話後某人耳朵的溫度終於破表。




提醒自己輪到要寫留言的行事曆響起得正是時候,松本馬上就決定好這次的內容,於是螢幕另一端的櫻井也劃出了得意的笑容。


“不愧是我的まっちゃん”

也沒有人比松本潤更適合這種彆扭的表白方式了。






“ありがとう 一月”





-

-

-

這次直接放棄lofter的排版!!

依舊是小道衍生的腦洞,起因於wb首頁上看到的,關於小潤的留言想起了夏目漱石經典告白方式的言論,希望這樣不算盜了別人的梗。😫

如有不當再麻煩通知,會盡快撤下🙇


那麼最後,翔さんハピバ~✨


all or nothing

哭過了罵過了祝福過了,那麼就只能接受了。

超有經驗的呢我們。哈哈😢


也可以清心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依舊是文筆不佳的腦洞請小心

雖然標的是相二但是“健太×二宮”是“健太×二宮”是“健太×二宮”哦!慎入!!

拖了一週所以是第七集的進度,希望沒有被第八集推翻XD

在我心目中是以aiba san的形象進行的ooc小心 -/////-

那麼!








stk什麼的哪有這麼可愛


隨著犯人們落網,對我家的惡意騷擾終於告一段落。原來一切的源頭都是倉田家的女性太有魅力了,跟針織帽男根本沒關係嘛,一開始還默默煩惱的我真是虧了。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不過還有一個事件。倉田家準媳婦,不,是爸媽認為的準媳婦事件依舊持續著,今天也是被要求跟明日香さん一起回家吃晚餐。健太偷瞟了眼隨意靠在電車門邊的明日香,明日香是個爽朗的好女孩,但他對她真的沒有同事朋友以上的想法,說不定還比較像老鼠看到貓…


“吶”

“嗯?”不會是心中的自言自語被發現了吧?健太反射抖了一下。

“不覺得有什麼…不痛快嗎?”

“不,我覺得已經夠了,跟蹤狂什麼的。”

“我是說,那隻貓。沒有一個犯人承認是自己做的。難道是小貓自己進去信箱的?”

“不…我覺得沒那個可能……”

“所以。”

“你是說有第三個無名氏先生把ガス放進信箱?不可能吧…”應該說是他不想再來一次了。


“ね、キミ!”

這段時間被訓練有素的反射神經讓健太迅速隨著明日香的視線轉頭,只見一個貓著背的嬌小身影有點畏縮的站在電車扶柱後,雖然隔了一段距離但確實是在注視著他們。


這個人好像…

注意到兩人的視線無名氏先生難掩慌張,趁著電車正好靠站便匆匆擠下車,行動派的明日香二話不說追了上去,可惜下班時間電車乘客不在少數,車門就在眼前闔上,只能隔著玻璃和有些無措的無名氏先生遙遙相對,而好不容易跟上的健太這才一邊道歉的擠到明日香附近。

“不會錯的,就是他,針織帽男。”

“耶?!可是他…好像在哪見過…”健太小聲的自問。


“那個,你們認識那位乘客嗎?這是他剛才掉的。”旁邊的大叔遞上淡藍色的塑膠方塊。

“啊,謝謝……”雖然他們好像也不認識。

翻到有些使用痕跡的遊戲機背面,上頭端正的寫著「二宮」的字跡,健太覺得自己似乎快想起什麼了。


---

回家的路上好不容易說服明日香さん隱瞞無名氏先生三號的事,他可不想再讓不明的狀況驚動這段時間不得安寧的家人們。

有些心不在焉的用完晚餐送走明日香,仰躺在床上放空的健太突然想起什麼,從書架頂層翻出中學的畢業紀念冊,隨手拍了下並不存在的灰塵放在盤起的腿上一頁頁翻看。


“果然…”畢業已經幾年了呢?那個人居然完全沒有變,電車上的身影,明日香さん口中的針織帽男,就是他。

記得這種東西都會有聯絡方式的…健太拿起手機。

“您好,我是倉田,是和也君的中學同學。請問和也君在嗎?”


---

二宮和也,中學時的同班同學,印象中跟大家的感情都還不錯但又想不起和誰特別友好,注意到時總是一個人縮在角落將視線丟向遠方。他跟這樣的二宮也僅僅維持著偶爾會說上幾句話的關係,要說有什麼特別的話,是那樣不冷不熱的二宮有天突然推薦自己當飼育委員。那大概是秉持不招惹麻煩的自己罕見的被加上職務的經驗,而就算事後追問了拱他出來的原因也只得到“覺得挺適合的”這樣的答案。


透過二宮家人得知他現在搬離老家一個人住在離自家只隔幾站的公寓,站在寫著“二宮”的門牌前健太還是不覺得這樣的他有什麼跟蹤自己的理由,難道真的只是因為在車站讓他丟臉了?總之見到面就知道了,大概。


“啊,你好我是倉田…”

“……”看到來人二宮第一反應果然還是想關門,似乎是掙扎了一下才帶著為難的表情請健太進門。

坐在單人套房中的矮几前健太正猶豫要怎麼開口,放下水杯後就一直低頭盯著桌上某個點的二宮一副沒打算出門的居家打扮,柔順的黑髮隨著低頭的動作垂在額前,怎麼看都不像是會傷害他人的人。


“對不起,是我做的。”

“耶?什麼?”

二宮用莫名其妙的眼神偷瞄他他才意識到對方說的話代表什麼。

“啊,是說ガス、不,小貓的事嗎?抱歉你繼續。”

“不,是我不好。小貓的事是…嗯,那天也不知怎麼的想起倉田君以前的事,腦子一熱就做了那種事,我有好好反省了,不該用這種方式的,對不起。 ”

原本就駝著背的身影似乎因為愧疚而越縮越小,明明是自己被做了過分的事,此時卻反過來想摸摸他的頭安慰他…

“所以,究竟是為什麼呢?跟著我回家什麼的,果然是因為車站的事嗎?”

“不是的!”急於否認的二宮終於抬頭讓兩人的視線對上。相較平靜坦然注視著對方的健太,二宮有些激動的雙眼水潤。

自從知道無名氏先生三號是二宮後他不自覺的放下戒心,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這個人的話不會傷害自己和家人,於是健太給予對方時間整理,耐心的等待。


“不是的。車站的事也不是倉田君的錯。那天在車站偶然看到你有點慌了手腳才會有那場混亂,被訓斥後匆匆離開也只是怕被發現是認識的人。…真是的明明這麼久沒見了誰會記得。”

“記得哦,二宮君也記得不是嗎?”

“那不一樣。”沒有正面回答健太的問題,二宮緩緩的繼續說。

“大概是覺得錯過了就沒有機會再見,居然還跟著你回家,那之後也因為在意而去過幾次。其中一次恰巧在路邊看到小貓。”

“很抱歉做了跟蹤狂的行為,嚇到你跟女友很對不起,以後我不會再犯了。”有些事早就該結束了,二宮在心中默默跟自己說。


“我有一個問題。你剛剛也提到中學時的事,為什麼二宮君會覺得我喜歡動物?我們應該沒談過這點才對。”

“偶然…發現的。”

顯然不相信的健太保持沈默。

“…唉。”似乎下定什麼決心的二宮正坐起來,猶豫了一下終於還是決定正視面前的人的雙眼。

“對不起成為stk讓你感到不舒服了,接下來要說的話會讓你更感到噁心也說不定。”

“我…喜歡倉田君,從中學開始。所以在人多的車站也能一眼認出,所以知道不張揚的你其實是個誰都很溫柔的人,不管是人或動物。”


“這樣的解釋夠了吧,我不會再出現在你或你的家人的生活中了,您請回吧。當然,如果您想跟警察說我也會好好配合的。”說完二宮站起來準備送客。

微揚的嘴角自嘲而有些決絕,那麼避開的視線是因為害怕被看穿還是怕看到自己不想看的呢?健太想著。


這個人是朋友嗎?他默問自己。好像也只說得上是認識的人,但還是不希望他露出這樣的表情。對於二宮的心思他感到意外,卻也僅是意外,儘管被做了這樣的事他似乎並不討厭二宮,這麼說起來他真的對這個說著喜歡自己的人一點都不瞭解。


接下來該怎麼做?事情已經解決了,不管是不是要跟員警說他相信二宮都會如承諾般就此打住,然後他們會像過去十多年來一樣不相往來。

…但他有種這樣說再見自己會後悔的直覺。


“老實說我不覺得噁心。很抱歉我也無法想像我們有朋友以上的關係。”

二宮瞭然的苦笑了下。

“這個嘛…某方面來說ガス現在會是我們家的一員要感謝你,這樣吧作為stk的補償,ニノ當我的朋友吧!”這藉口他自己都覺得牽強但也只能先這樣了。


健太環顧二宮家“簡潔”的擺設尋找能稱為話題的物品。

“啊,ニノ也喜歡棒球?那這週末我們一起去打球,就這麼說定了哦!週末我來接你!”


“………什麼?”

這是什麼神轉折。回過神來的時候二宮在玄關前縮成一團覺得自己耳朵有些發熱,而健太早已帶著想到的新朋友綽號沾沾自喜的不知道離開多久了。

怎麼辦要去嗎?應該說那個人真的會來嗎?現在這到底是什麼狀況?


---

“nino你當年為什麼會喜歡我啊…果然是因為我太帥了?”

“…是啊我為什麼會喜歡你呢明明是個笨蛋。而且根本是裝成貓的老虎…”躺在戀人大腿上的二宮悄悄紅了耳尖。

而かず因為太像ガス被禁止使用也是後話了。





……………

這篇的目的只是想說:stk就是你吧nino!




新單曲shop小小的腦洞

making還沒看時間軸可能有bug…

(平時只採菜不耕作文字創作下手請注意)




君のとなり


看到新單曲shop時松本潤是感到有點羞澀的。

雖然在現場也check過,但畢竟當時是在工作mode就算有點怔愣還是能擺出專業的笑容帶過,在私人時間看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忍不住搓揉臉順便遮住視線,卻還是能感覺到耳朵微微發熱。

"真是的發售日就能在網路上看到事務所在幹什麼啊…",自言自語般嘟起嘴小聲抱怨。


並不是什麼特殊的契機或時間點,只是有一天突然意識到自己對翔君的喜愛有多麼赤裸裸的攤在大家面前,突然,唔,有點害羞了。想著松本不好意思的皺了皺鼻子。

雖然意識到了習慣卻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於是那陣子於公於私只要一發現太靠近翔君,兩人間就像有隱形的電流般"啪"的彈開,直到翔君大概也隱隱察覺自己微妙的心裡變化主動拉開距離時,自己反而開始有點不捨的再將距離拉近。來來回回隨著年齡增長慢慢調整到現在這樣被粉絲們戲稱安定的距離,表情管理當然也早已經得心應手。


只是,不愧是被稱為芬多精的男人,一靠近他就會不小心鬆懈下來啊…太危險了。看著螢幕上三人合影的畫面松本微微皺起眉頭。

前一秒兩人合照時還牢牢記著的螢幕形象,輕易就被伴隨肩上溫度而來的安心氣息瓦解,隨之露出的溫暖微笑忠實呈現在眼前的螢幕上。

“………” まぁ~糾結完覺得好像也沒什麼大不了。無奈的苦笑了下,仔細想想自己跟翔桑好像很久沒有這麼和緩的公開合照了,雖然有點對不起leader,如果這張照片只有他們兩人就好了呢…よし、下次的兩人合照來挑戰看看吧!


玄關傳來開門的聲響,松本匆匆闔上筆電迎了出去。

“ただいま♪”

“お帰り”

瞇起眼接過對方偏頭送上的點吻,附贈輕柔的擁抱。深吸口氣。嗯,這邊也是令人安心的味道呢…雖然有一點點不一樣。忍不住的輕笑果不其然被對方發現。

“嗯?剛剛在做什麼?”視線對上嘴角不禁上揚,然後膠著再也分不開。

“んん~沒什麼。”頭上傳來的溫度令人不禁稍微貼過去輕蹭撒嬌。

“有蕎麥麵哦,要吃嗎?”

“要!!!”


---

單手抓起隨意披在肩上的毛巾胡亂擦拭頭髮,眼前迎上松本繫著圍裙的背影時櫻井覺得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幸福,嗯,用節目上的說法大概是マキシマム幸せ。

灌下一口冰涼的啤酒移動到電腦前,隨著電腦從待機中緩緩亮起的螢幕櫻井呆了一下,隨即笑容深深刻上眉眼。


---

“お待たせ~♪”獻寶般端著宵夜過來的小廚娘在看到開啟的電腦及對方眼神時頓時覺得自己臉頰的溫度不輸給手上的麵了。

“もう~~”翹起的雙唇大概也逃不過注定的命運。


………

後記:

至於站在玄關下方的翔君要怎麼吻得到潤潤這個問題就交給很會扭的潤潤解決吧!

&我真的很不會掌控lofter的行距…


(紅酒相關,主角不在,腦洞)


二宮和也就知道沒好事。

這個不缺酒友的弟弟居然會堅持拉自己這個有事沒事都不出門的人來家裡喝酒。


看著滿了又空了的高腳杯,殘留的紅漬與其說是血色此刻看來卻更像淚痕。忍不住又嘆了口氣。

好不容易才以這太高檔自己的身體喝不來為藉口勉強拒絕身旁酒鬼一起乾掉這瓶的邀約,開玩笑,他家末子雖然懂得享受但更熱衷收藏,明天清醒一定會後悔的,更何況…再看一眼瓶身上1983的印刷字體,他終於忍不住搶下松本手中的紅酒瓶。


“夠了,你這樣喝我乾看著多無趣!喝啤酒!”

“ニノ…”

“……”是誰說他像柴犬的,眼前雙眼水潤潤還不自覺癟嘴的松本潤才渾身散發棄犬惹人憐愛的氣息吧!

算了,喝就喝,反正他大概猜得出罪魁禍首是誰,到時候再想辦法叫他弄一瓶就是了。


回乾淨到不像有人使用過的廚房再拿一只杯子,報復似的替自己和松本倒上滿滿一杯,回過頭才發現某人已經靠著沙發睡著了。滿腹情緒頓時不知該彆扭無處發泄還是慶幸的鬆一口氣。


費了點力氣才把身高體重都勝過自己的弟弟移上沙發(要是得搬到臥室他大概會少半條命,好在這沙發大到躺兩個他都不成問題)。

將手臂靠在膝蓋上,一口口輕啜早已失溫的啤酒,真是糟糕的口感。他盤算著該如何讓始作俑者為這瓶啤酒付出代價。


---

因為我也還沒想到(毆)

沒想到我也有寫出腦洞的一天…